識 (十一)
諾爾在半身鏡前左打量,右打量,搓了又搓,額上淡紅的瘢痕卻怎麼也抹不掉。

可惡,這種對自己弟弟過敏的體質,對驕傲的諾爾大人來說,簡直太羞恥了!

Read more
2011 / 08 / 18 ( Thu ) 00:07:31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2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十)
一片火光的城樓上,獨立著一個異常高大的男人。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9 ( Tue ) 21:55:03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2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九)
狼群的呼嘯,不僅來自包圍城堡的深林,也在碉堡石牆內此起彼落。

消息口耳相傳,說生還者看見夜裡徘徊戰場的女人,翻揀著仍淌著膿血的屍體,還扯裂手腳,加以啃食。

--丹人軍中,必有妖孽。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9 ( Tue ) 21:17:20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八)
因為主人不在,而沒有昇起旌旗的城堡內,傳來一陣陣烘焙的香味,還有器皿碰撞忙碌的聲音。

圍著圍裙的貝兒,滿心期盼地等在爐前,邊在心裡許願。
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8 ( Mon ) 17:04:13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七)
「那種場面你也忍得住,真不簡單。」明明是讚歎之詞,艾斯的語氣卻像在挖苦人。

「你沒親眼見過前不會懂的。」諾爾微慍地回嘴。話說回來,老爺這兩天不在,城堡就來了有意思的客人呢。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7 ( Sun ) 19:33:17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六)
西戰線,難得受到了海島居民的一點反抗,不像以往那樣無聊。

艾斯看著不遠的海平面上,漸漸浮現陸地。
風浪越近岩岸越大。這次可能連上天都決定要幫助不列巔人。他們呼喝叫嚷,揚帆出征,意圖讓長久以來囂張的侵略者吃點苦頭。
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6 ( Sat ) 22:32:37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五)
「貝兒,這是為妳命名的宮殿。喜歡嗎?以後我們夏天都到這裡來玩。」帶著愉快的氣氛划著小船的,是一位高大俊朗的青年。其實這個精力充沛、愛快活熱鬧的年青人,正是現今北方大陸的統治者;而且,還是少見的有魄力又有魅力的賢王。
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6 ( Sat ) 18:44:55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四)
(這是…怎麼可能?!)

見到殿上高高坐著的王與后的那一刻,慌亂地想逃跑的少年,被身後兄長的手,有力地撐扶住了。

把弟弟推前一步,自己踏前鞠躬,同時用力把少年也壓得彎下身。
「陛下,在您面前的是我的弟弟,艾斯蘭。」
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6 ( Sat ) 07:30:01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三)
差不多就是這裡了。

看著頭頂上滿天群星,無奈歎了口氣。那傢伙還真會找麻煩,竟硬是把自己逼到親自找來的地步。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4 ( Thu ) 21:41:20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top↑
識 (二)
全然的天真也是完全的罪惡吧。
他心煩意亂的把桌上的紙卷帶蠟燭一把揮掉。
床帳裡傳來一陣窸窣聲。他停手;睡美人醒來了。

Read more
2011 / 08 / 04 ( Thu ) 21:40:23 | [APH] 北OH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top↑
| HOME | Next page>>